地方頻道: 新疆頻道 北京頻道 天津頻道 張家口頻道 邯鄲頻道 山西頻道 山東頻道 江蘇頻道 浙江頻道 河南頻道 廣東頻道 云南頻道

同縣菠蘿差價竟達60倍!農產品滯銷根源是啥?

時間:2018-06-06 11:07 來源:瞭望 閱讀:

 近日,“菠蘿之鄉”廣東省徐聞縣上億斤菠蘿滯銷,最低跌到5分錢一斤也無人問津。幾乎同時,相鄰的海南省東方市又傳來芒果滯銷,大量已經成熟卻無人收購的果實堆積如山,開始熟爛在地里……近年來,全國農產品滯銷事件此起彼伏,嚴重影響農業經濟、農民增收乃至脫貧攻堅工作,成為當前我國農業高質量發展面對的重大挑戰。

  然而,采訪中,《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從種植品種、技術、管理和銷售全鏈條進行對比發現,一些同在徐聞縣的農場,通過農業供給側改革探索新路子,種植的新品種菠蘿價格是傳統品種60倍以上,卻供不應求。而滯銷菠蘿則是“百年未變”的老品種,因為質量差和上市“撞車”遭遇銷售難。

  相關農業專家向本刊記者表示,一個時期以來,全國各地不時發生的農產品滯銷案例中,除了天氣災害等客觀因素外,更主要原因還是落后種植習慣導致農產品結構單一、產品質量差,難以滿足市場需求所造成的。當前,面對農業高質量發展開局之年,如何強化農業供給側改革,鼓勵農民積極嘗試新技術,正在成為各級農業主管部門和地方政府面臨的重要課題。

  60倍差價上演“冰火兩重天”

  廣東徐聞縣是業內聞名的“菠蘿之鄉”,國內市場上的菠蘿三分之一出自此地。該縣菠蘿行業協會會長吳建連為《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介紹說,今年該縣菠蘿種植總面積約30萬畝,其中當地農民的約25萬畝,農墾局的農場有5萬畝左右,全縣總共有5億多斤的菠蘿等著賣。

  她說,這波菠蘿滯銷主要是天氣原因。春節期間,徐聞遭遇了3次明顯的寒冷天氣,而前段時間的菠蘿成熟期,又連續遭遇暴雨,造成了大量的“水菠蘿”“黑丁菠蘿”,菠蘿質量嚴重受影響。同時導致一大批菠蘿的上市時間延遲了一個月,全部集中到了5月,跟其他地區的菠蘿撞到一起,價格一下子跌到了谷底。“我這輩子經歷的幾十年,徐聞菠蘿以前也有賣不出去的時候,但從來沒有像今年這么慘。”

  本刊記者遇到曲界鎮廖家村的鄭大遠時,他剛剛以0.21元每斤的價格將第二車菠蘿賣出去。“現在好多人都賣不出去,雖然這個價格還是虧本,但能賣就算好的了。”旁邊曲界鎮南勝新村的鄧世全,滿滿的一拖拉機菠蘿5000多斤,才賣了500多元。一位老大爺守著菠蘿車一臉沮喪地說,即使只要5分錢一斤,擺了半天也沒人要。

  在徐聞縣通達果汁加工廠的門口,裝滿菠蘿等待過磅的車輛排成長龍。當地政府倡議工廠幫助農民渡過難關,工廠以0.18元每斤的價格收購農民菠蘿用于榨汁。工廠現場負責人告訴本刊記者,工廠每天的加工能力是300噸,但當天已收購了600噸,第二天不知道還會運來多少。

  然而,同在徐聞、同樣時間上市的紅星農場“臺農17號”菠蘿,價格賣到每斤3——4元,與銷不動的普通菠蘿60倍價格差,卻供不應求。湛江農墾局的紅星農場以種植甘蔗、菠蘿為主,年種植菠蘿2萬多畝。該農場生產科科長李康偉告訴本刊記者,農場種植的“臺農17號”從開始銷售以來,價格都在每斤3元以上,如今賣得差不多了,但還是有很多人來咨詢購買。

  改革生,不改則死

  對兩種菠蘿,《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從品種、種植、管理到營銷進行了全鏈條對比,發現二者存在著巨大的差異:

  一是品種。菠蘿品種育苗特殊,不需要種子,都是用上一年的菠蘿樹發的新芽,一般一株老菠蘿樹培育三四棵新苗。徐聞本土巴厘品種自從上世紀20年代引進種植后,從未進行改良,都是老菠蘿樹上長新苗后,下一年用新苗接著種。“臺農17號”則是農場經過考察后,兩年前剛引進的中國臺灣地區優良品種。

  二是種植。徐聞菠蘿種植接近百年,種植方法一直都是翻土平整后就種植,除了除草從過去人工除草變成現在打除草劑、噴葉面肥從人工背水噴變成機械施肥,沒有任何變化,一塊土地年復一年地種植菠蘿。而“臺農17號”的種植需要先起壟然后覆地膜種植,用有機肥,采取水肥一體化種植。而且“臺農17號”實行輪種,兩季就換。因此,除了種植大戶,土地少的散戶沒有辦法輪種。

  三是管理。菠蘿生產需要在合適的季節刺激其開花結果,俗稱“催花”“點果”。巴厘菠蘿用的是乙烯利,不要求特殊時間、氣候。而“臺農17號”用的是乙炔,需要在氣溫低的晚上“催花”。傳統種植的巴厘菠蘿種下后,大多靠天吃飯;而農場“臺農17號”需要安裝噴灌設施,保證水分。

  四是銷售。當地農民絕大多數的銷售方式,是等收購商到地里來收購,或自己采摘后,運到交易市場等人來買。而農場的銷售渠道豐富得多。農場場長周康平介紹說,農場有三大渠道,一是跟一些大客戶聯系進行銷售;二是通過電商進行銷售,雖然是今年新開拓的渠道,但兩個月來已占到菠蘿銷售的四分之一;三是傳統的零散銷售。

  與此相對應,今年徐聞本地農民種植的巴厘菠蘿大多每畝虧本千元以上,而“臺農17號”每畝利潤達8000多元。“同是種菠蘿,一樣的土地,一樣的天氣,結果卻完全不同,這是一個鮮活的樣本注解:農業,改革生,不改則死。”華南農業大學副教授周建華告訴本刊記者。

  調動農民供給側改革積極性

  “徐聞菠蘿滯銷,除了天氣原因,主要是近百年未變的傳統種植模式帶來的結構單一、市場競爭力弱等原因。”采訪中,周建華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近幾年全國各地不時出現的農產品滯銷的案例,從表面原因看無外乎都是天氣災害、產量過剩和銷售渠道不暢等。“但深入分析發現,除了不可抗力,因為老模式種植而抗風險能力弱、品種陳舊低端無法滿足市場品質需求和經營理念模式落后等等,才是重要的深層次原因。”

  他舉例說,從曾經“蒜你狠”變成近期的“蒜你慘”的大蒜滯銷案例可以看到,除了供過于求,農民種植的大蒜只是最原始的原材料,一些產地甚至連剝皮、灌裝等初加工設施都沒有,使得生產環節毫無議價能力和增值空間,是更為關鍵的滯銷原因。而去年4月陜西洋縣菜花滯銷,除了運輸和天氣的因素,還因為洋縣菜花菜質較硬,烹飪麻煩,一些消費者更愿意購買菜質脆、烹飪方便的細稈有機菜花。

  “這次菠蘿滯銷,有縣政府指導工作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徐聞縣菠蘿品種和結構太單一,而且產業的深加工業也不夠強。”接受《瞭望》新聞周刊記者采訪中,徐聞縣縣長吳康秀說,政府已采取發動加工廠盡力加工、引入電商幫忙銷售等幫農民渡過難關,“但最根本的還是通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升本地菠蘿產業抗風險能力。”

  當前,我國正值農業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改革,優化農業生產結構,提升農業競爭力,發展綠色、優質、高效農業,是實現農業現代化的關鍵。周建華表示,這些改革的完成,需要調動、加強和提升農民改革的積極性,不能只是政府“剃頭挑子一頭熱”。

  改革難關首在種植習慣惰性

  在基層實踐中,對于分散的個體農戶而言,未知的風險和數十年形成的農業生產習慣惰性,是一道巨大的難關,也是首先必須邁過的一道高坎。以徐聞菠蘿為例,很多農民并不是不知道“臺農17號”“金菠蘿”等新品種,但最后卻依舊選擇接著種老品種,習慣惰性大、眼界窄、技術弱是主要原因。

  曲界鎮龍門村的戴妃生今年種的十多畝菠蘿還有90%沒賣出去,今年種菠蘿投進去的幾萬元成本,可能將血本無歸。但當本刊記者問他是否打算嘗試點新品種時,他一口否決。當地農民像戴妃生一樣選擇的不在少數,甚至是在當地被視為有眼光有經驗的菠蘿協會會長也覺得今年只是天氣問題,種巴厘品種還是更保險,或者說是徐聞農民當前的“優選”。

  總結他們拒絕改變的理由,主要有三點:

  一是新品種投入太高,菠蘿種植投入高,一般每畝需投入六七千元,“臺農17號”的投入則是每畝超過萬元;

  二是新品種產量不高,且新品種會虧本,當地有人試種過“金菠蘿”,已經虧本了;

  三是新品種種植麻煩,“臺農17號”催花需要晚上干活,而且采摘要分幾次,不像巴厘菠蘿一次就采摘完,這會增加很多人工成本。

  周建華說,面對需要更高投入、更高技術的新品種,對未知市場信息獲取能力弱的農民來說,是巨大的挑戰,這是外在的風險。同時,多年來不斷重復而形成的慣性,認為熟悉的更安全或容易的心理,這是內在本能。內外疊加,就形成了農業生產的一種習慣惰性。

  在他看來,改革必須首先破除這種習慣惰性,但不能要求農民有如此大的魄力去對抗外在的風險和內在的慣性。這就需要基層政府在農業供給側改革中,發揮“引路人”和“穩定器”的作用:一方面通過加強培訓提升農民的素質和眼界,提升農民改革主動性,另一方面制定合適的配套政策措施為改革“保駕護航”。

  這其中,“做好示范帶動尤為重要。”周康平說,農場第一年鼓勵農場職工種植時,無人響應。今年看到“吃螃蟹”的李康偉種了8畝掙了幾萬元后,種苗已經被農場職工預訂一空,甚至連別的農場也有人想來購買種苗。

  “這次滯銷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反面教材,未來必須進行調整結構、推廣新技術、品牌化等改革,也希望這次陣痛能觸動當地農民,激發他們改變‘老經驗’的動力,成為改革的契機。”吳康秀最后說。

(責任編輯:小民)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