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頻道: 新疆頻道 北京頻道 天津頻道 張家口頻道 邯鄲頻道 山西頻道 山東頻道 江蘇頻道 浙江頻道 河南頻道 廣東頻道 云南頻道
當前位置:中國農民網政策法規 正文

長江刀魚今年全面禁捕 “長江第一鮮”將告別餐桌

時間:2019-01-14 23:36 來源:央廣網 閱讀:

  央廣網北京1月13日消息(記者李鑫 張秋實 劉少君)據中國鄉村之聲《三農中國》報道,長江刀魚和鰣魚、河豚并稱為“長江三鮮”,長江刀魚是其中的翹楚,享有“長江第一鮮”的美譽。在野生鰣魚和野生河豚基本絕跡之后,碩果僅存的長江刀魚,市場價格曾動輒上萬元一斤,每年上市時節,經常引發熱議。而由于生態環境惡化和過度捕撈等原因,長江刀魚正面臨著嚴重種群危機。

  為貫徹《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強長江水生生物保護工作的意見》,落實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工作部署,保護長江流域水生生物資源,國家農業農村部日前發出通知,從2019年2月1號起,停止發放長江刀魚等專項捕撈許可證,禁止對這種天然資源的生產性捕撈。那么,長江刀魚是否會徹底告別餐桌,刀魚禁捕又如何來監管呢?

  江蘇南通漁民高永明今年40多歲,他18歲起就在長江捕魚,見證了長江刀魚數量的變化。

  高永明:像我爺爺那時候的量多,一網能有幾百斤,那個時候刀魚多,在我記憶中,從我開始捕魚的時候,記得是2013年最多,多的時候接近一網100斤左右,到后來2014年不如2013年,一直到現在。  

  高永明說,這些年長江刀魚的數量一直在銳減,捕撈出的刀魚個頭也比較小,大部分是一兩二兩的,三指寬的刀魚很難見到,不少漁民望江興嘆。

  而在安徽銅陵,也出現同樣情況。當地餐飲商會副秘書長朱紅久告訴記者,每到春季,刀魚總是能勾起無數人的味蕾,不過,如今長江刀魚資源非常稀缺,江邊一些以江鮮為特色的飯店里,刀魚經常斷檔,中檔的刀魚市場價一斤在4000元左右,甚至有的飯店出價高卻也收不到。

  朱紅久:因為現在刀魚產量比較小,所以價格相對較貴,超過幾千塊錢一斤的都有,普通人很難吃到比較正宗、比較大的刀魚。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淡水漁業研究中心統計數據顯示,1973年長江流域及沿岸長江刀魚的產量為3750噸,1983年約為370噸,而到了2002年產量不足百噸,2010年為80噸,2011年,則僅為12噸。由于工程建設、水質污染、采砂挖沙、過度捕撈等因素,長江刀魚的產量呈現斷崖式銳減。

  為了保護長江流域水生生物資源,農業農村部日前發出禁捕令,根據通告,自2019年2月1號起,停止發放刀鱭(長江刀魚)、鳳鱭(鳳尾魚)、中華絨螯蟹(河蟹)專項捕撈許可證,禁止上述三種天然資源的生產性捕撈。通告發出后,長江及沿線各地漁政部門紛紛加大了執法巡查力度。

  安徽銅陵市農委漁政站站長倪明:這個監管難度還是挺大的,因為整個長江江段是100多公里,中間有11個江心洲,夾江水域比較多,大部分洲上還住了人,許多漁民、農民家就在長江旁邊,隨手丟一個小網具下去,就能從事漁業捕撈。  

  倪明告訴記者,過去長江禁漁期會單獨劃出一個月來,允許漁民從事刀魚特許捕撈,每年長江銅陵段發放的刀魚專項捕撈許可證在76本左右,2月1號起,長江流域全面實行刀魚禁捕,相關部門需要采取多項措施綜合加以應對。

  倪明:2019年,我們一方面加大漁政自身的日常監管,加大巡查力度和密度;同時發放宣傳單,通過宣傳,發動沿江漁民或農民,以及社會各界廣泛參與漁政監管;另外,開展涉水部門的聯合執法,我們將組織淡水豚自然保護區、公安、海事、水務、環保這些部門開展聯合執法,共同打擊長江漁業非法捕撈。  

  記者走訪時發現,很多漁民們正在辦理漁業減船轉產相關手續,應對新發布的禁止捕撈刀魚的政策。

  漁民王東升:肯定要支持國家政策,這是國家在保護動物,肯定不能捕撈了,以后國家允許我們捕撈什么我們就捕撈什么。  

  漁民徐洪亮:我們漁民積極響應國家號召,自愿減船轉產,這么做是為了保護長江母親河現有的資源,也為了造福子孫后代。 

  野生鰣魚、野生河豚絕跡后,通過人工養殖重回老百姓的餐桌,長江刀魚禁捕后,能否通過人工養殖,來滿足市場的需求呢?蘇州市漁政監督支隊副支隊長李罡說,長江刀魚是一種極其特殊的魚,人工養殖難度非常大。

  李罡:刀魚生產需要一定環境,它是在淡水和海水交界的地方進行繁殖,然后在深水生長,撈出水面后魚就會死掉,大規模的養殖還是不具備條件。  

  銅陵餐飲商會副秘書長朱紅久認為,長江刀魚的特殊性,加上國家出臺的“禁捕令”,意味著長江刀魚進入市場的可能性已從源頭上得到遏制。

  朱紅久:鰣魚已經養成功了,河豚魚養成功了,刀魚養成功的好像我還沒聽到過成熟的案例。如果養殖環節打通了,那么市場可以正常供應;如果這個環節打不通,靠天收的話,肯定沒有這個東西了。替代產品因為它是洄游魚,可能是海里面的刀魚,通過海捕供應內陸市場,冒充長江刀魚,但是它的質感、味感肯定與長江刀魚是不一樣的。  

  事實上,長江流域銳減的不僅僅是長江刀魚,背后是整個長江流域魚種的衰減,許多經濟魚類已經無法形成漁汛。長江的生態危機早已引起重視,自2002年起,國家就開始對刀魚實行了限捕政策,2015年開始在整個長江流域實行每年4個月的禁漁機制,如今,全面禁漁正悄然落地。按照國家部署,2019年,主要對長江干流和支流實行禁捕,到2020年,長江重點水域,以及沿江、通江湖泊將全面禁捕。江蘇南通市漁政監督支隊隊長陸建新認為,相關的禁捕政策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陸建新:就是因為最近幾年,漁業資源嚴重萎縮,根據目前專家的監測,認為還是要休漁一段時間,讓魚能夠有很好的環境,恢復漁業資源。按照農業農村部的要求,專家每年都要監測,到一定量之后,他會重新進行資源利用,我估計起碼要到10年以后相關政策才會放開。  

(責任編輯:小民)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