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頻道: 新疆頻道 北京頻道 天津頻道 張家口頻道 邯鄲頻道 山西頻道 山東頻道 江蘇頻道 浙江頻道 河南頻道 廣東頻道 云南頻道
當前位置:中國農民網三農資訊 正文

鄉村“蝶變”背后的“中國密碼”

時間:2019-01-21 15:44 來源:新華社 閱讀:

  新華社北京1月21日電題:鄉村“蝶變”背后的“中國密碼”

  新華社記者

  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加強黨對農村工作的領導,是推動鄉村振興的固本之舉。

  通過加強農村基層黨支部建設,農村地區的發展有了“主心骨”和“領頭羊”。基層黨組織在農村產業發展、脫貧攻堅以及生態文明建設方面發揮著“火車頭”的作用,領導中國廣大鄉村實現了破繭化蝶式的變化。

  “捧”出來的“國民小吃”

  上世紀90年代初,地處閩中山區的沙縣小城已經在改革的春風中蘇醒過來。一些農民或沿穿城而過的沙溪東出南平到福州,或沿著鷹廈鐵路西過三明至廈門,挑著擔子在城里叫賣家鄉小吃。

  然而,他們絕不會想到,20多年內會有6萬多名鄉親跟隨他們的腳步走出沙縣,走向全國,創造一個營業額超百億元的產業。

  在“八山一水一分田”的沙縣,有大量農村剩余勞動力需要轉移。上世紀90年代中期,沙縣縣委、縣政府發現經營小吃能有效解決農村剩余勞動力、增加農民收入后,遂迅速引導農民走出去,開辦“沙縣小吃”。

  1997年,縣里牽頭組建了沙縣小吃同業公會,成為沙縣小吃發展史上的標志性事件。緊接著在第二年成立了小吃業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并從各部門抽調人員,建立“沙縣小吃培訓中心”。

  在小吃辦的領導下,各鄉鎮開始進行關于沙縣小吃的宣傳引導和組織培訓,大批農民由此走出沙縣,悄無聲息地在全國各大中城市占領了街頭巷尾。

  “當初走出去都是干部帶群眾,鄰里帶親戚。但是沙縣小吃能做到今天這個規模,背后靠的是黨和政府的宣傳和引導。”沙縣小吃產業發展中心副主任張鑫說。

  20多年來,當地黨委和政府對沙縣小吃的“呵護”一以貫之,總是在緊要關頭站出來,引導小吃產業的健康發展。

  近些年來,伴隨著國內消費轉型升級,沙縣小吃原有的“夫妻店”經營模式逐漸難以適應形勢的發展。由于缺乏統一標識、統一標準,沙縣小吃“臟亂差”的印象成為其發展的瓶頸。

  2016年以來,沙縣縣委、縣政府通過提升經營模式、加快品牌推廣、延伸小吃產業鏈等措施,推進沙縣小吃公司化運作和連鎖化經營。

  在這個過程中,沙縣縣委通過加強駐外黨支部建設,推動小吃公司連鎖化運營,取得重大突破。據沙縣縣委組織部副部長陳志宗介紹,沙縣在外有流動黨員1273名,其中就有952名從事沙縣小吃。在駐外支部引領下,目前沙縣小吃連鎖加盟店數增長到1896家。

  在杭州經營了14年小吃生意的陳祖生說:“我們也看到了問題的所在,但是作為個人力量很小,很難改變什么,關鍵時候還得靠黨和政府引導。”

  依托打造小吃全產業鏈,沙縣小城的相關產業也將面臨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一家主營餃子和餛飩的沙縣小吃供應商告訴記者,他們公司每天產出一噸左右餃子,全縣每天向外發出的冷鏈物流卡車有6輛,這些在之前都是沒有過的。

  “不說別的,現在全縣每天使用的小蔥就要兩萬斤。”這名供應商說。

  沙縣副縣長樂榮光在2018年中國小吃旅游文化節上說,沙縣小吃全產業鏈有望于2020年初步形成。沙縣決心到2035年培育出產值600億元以上,具有較強競爭力、鏈條完整的產業集群。

  連家船民上岸擁抱新生活

  2019年1月13日,下岐村的張素青格外忙碌。這一天,是她兒媳婦進門的好日子。

  時間倒回到20多年前,迎娶岸上姑娘,似乎是張素青這樣的連家船民難以想象的。

  由于歷史原因和漁民原有的生活習性,福建省福安市下岐村漁民長期以來在漁船上生產生活,“上無片瓦、下午寸土”,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被稱為海上的“吉普賽人”。一家幾代擠在一條漁船上,生活條件異常艱苦。

  由于艱苦的條件,鮮有岸上的姑娘愿意嫁到船上,而船上的姑娘大都選擇上岸。下岐船民的新生活始于1997年。得益于福建省實施的“造福工程”,當地政府出面征用土地,徹底解決了下岐村船民上岸定居的問題。

  鄭月娥依然清楚地記得船民上岸定居的第一天夜晚,“整個村子燈火通明,一方面是因為漁民長期以來適應了船上搖搖晃晃的生活,上岸睡在床上不適應,出現了‘暈床’現象;另一方面是因為他們住上了夢寐以求的有水有電、能夠遮風擋雨的房子,興奮得睡不著。”鄭月娥說。

  起初,連家船民對上岸定居雖然心生向往,但仍有很多顧慮:搬上來吃什么、做什么?鄭月娥說,黨支部通過“水上黨支部”“水上黨校”等形式,將黨的最新政策傳遞到每一個漁民,同時,黨員帶頭搬上來,再通過各種方式解決漁民子女教育和就業問題。

  如今,搬遷上岸的船民已經實現了安居樂業的夢想。一部分發展水產養殖和海洋捕撈,一些人則進入商貿服務業。

  在搬遷上岸前的1996年,下岐村人均純收入不足千元,到2018年增長到近兩萬元。全村782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只有9戶,而且他們已經在2017年全面實現脫貧。整個漁村面貌煥然一新,實現了祖祖輩輩的家園夢。

  連家船民上岸是福建省寧德地區減貧脫困的一個縮影。

  寧德地區屬于革命老區少數民族地區,曾是全國18個集中連片的貧困地區之一,被稱為東南沿海的“黃金斷裂帶”。

  30年來,寧德因地制宜地制定脫貧方針,精準發力、久久為功,形成了精準扶貧的“寧德模式”。寧德模式的關鍵在于抓黨建促脫貧,把黨建力量凝聚在脫貧攻堅的第一線,為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堅強的組織保證。

  “千萬工程”助推鄉村“美麗轉身”

  橫溪塢村位于浙江省安吉縣孝豐鎮西北部,是典型的江南花園式山區村,“水清、路平、燈明、村美”,在穿村而過的公路旁,村民們利用回收的電子垃圾制作了一片文化創意墻,向過往行人宣示著他們的環保理念。在這里,農村不再是“臟亂差”的代名詞。

  橫溪塢村變化的背后,是世界上最大發展中國家萬千農民攜手共建美麗家園的生態變革。

  2003年,浙江啟動“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拉開了農村人居環境建設的序幕。

  生態環境的改善從觀念轉變開始。據橫溪塢村黨總支書記裘松偉介紹,在“垃圾革命”過程中,每個共產黨員都帶頭參與進來,每人聯系3至5戶村民,指導他們實施垃圾分類和減量。同時,黨員還與環保志愿者和殘疾人一起,利用一些回收物品制作創意作品。

  如今,橫溪塢村村民的環保意識已經大大提高。通過垃圾回收利用,這個有1100多人的村子每日產出的外運垃圾已經從2013年的1噸減少到100公斤左右。

  “村看村,戶看戶,群眾看著黨支部。”裘松偉說,通過加強黨建,支部的力量更加凝聚了,黨員意識也加強了。

  安吉盛產白茶,橫溪塢村集體有200多畝茶園,每年采茶旺季,采茶工短缺,全體黨員都是帶頭先將集體的茶葉采摘完后,再采自家的茶葉。

  “對老百姓不能只講大道理,更看具體事情上黨員是怎么做的。”裘松偉說,這些年來,通過一件件老百姓感受得到的事情,黨員的威信在群眾中樹立起來了,黨支部成為帶領全村謀發展當之無愧的“火車頭”。

  有了村民的支持,橫溪塢村黨支部緊緊抓住白茶、毛竹等傳統農業,先后成立白茶加工企業、創辦毛竹合作社,每年實現利潤400余萬元,此外,還在鄉村旅游、農村電商等方面發力。目前,村里已有精品民宿6家,農產品產銷一體經營戶6家。美麗環境帶來了“美麗經濟”,“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鄉村振興之路越走越寬。

  村莊變美了,創業途徑多了,許多走出去的年輕人又回到村子,給村莊帶來更多活力。“我們的目的就是要讓出去的人慢慢再回到村子里。”裘松偉說,“美麗鄉村建設成不成功,要看是出去的人多還是回來的人多。”(記者郝王樂、林暉、班娟娟、馬劍、康淼、邰曉安)

(責任編輯:小民)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